Summer its gone

by Wraecca on November 3, 2006

高一時的我還是個不知道bass和吉他之間有什麼不一樣的傢伙,只是喜歡聽音樂,聽到破音、鼓聲和鬼吼鬼叫就會很亢奮的快樂小子。那時的誠品音樂館還沒搬家,坐落在誠品公館店的背面,我總是會在放學的公車上刻意坐過一站,再漫步到那兒泡在裡頭。不但有豐富的cd-更重要的是試聽機,那時的我還不太會用napster,更別說後來的win mx和根本抓不到歌的ezpeer、kuro之流,畢竟才剛脫離56k的惡夢。

有一次被V2廠牌的倒閉大特價給吸引了,其中有一張叫做老阿公-Grandaddy的,耳機一帶上去就瞬間被迷暈了…乾淨俐落的編曲,磁性的吉他噪音,最重要的,是那脆弱的令人心酸的嗓音。對一個生活在nu-metal充斥的兩千年前後,它簡直是開啟了另一個世界。

那張是The broken down comporter collection,該算是他們的b-side專輯了,不過由於某些回憶上的連結讓它的意義遠大於另一張神奇的專輯”the software slump”,那是一個等了四五個小時的夜晚,cd隨身聽不停的轉,每一首歌都像是植入我的骨髓裡,以致於現在cd不知道借給誰,我也能看著歌詞本哼唱,大概一輩子都忘不了了。

裡頭很巧的有一首wretched song,要知道,這名字我從國二用到現在,初次聽到真是會心一笑。

wretched song

my heart it sits inside me it dont know
we said goodbye you see its having trouble
feeling good the way it did,the way it should
i know it knows that somethings wrong it
hears me plays these awful songs its having trouble
feeling good the way it did the way it should

耳機是消耗品

上禮拜三一大早前往圖書館的途中,陪我兩年多的耳機斷了。那天中午吃了很難吃的燴飯,又和補習班的櫃檯大吵一架;公車等了老半天,最後氣的走回國家圖書館。回到圖書館,赫然發現買錯了書。我再拎著它走回台北車站,想換回來,卻多了五十九塊,又不能退,只好再找一本書來抵掉。我有些生氣的想走回圖書館,經過唱片行時百般無聊的瀏覽了二十秒-突然看到了grandaddy的新專輯,just like the fambly cat-我沒寫錯。這張也聽到爛掉了,emule上抓的,當下卻不知為什麼,想聽的慾望格外強烈,覺得那就是最適合聽grandaddy的一天,於是就買了一張我聽了快一百遍的專輯。

現在又是一個極度想聽grandaddy的夜晚,但我想要的是過去的grandaddy,即使台灣發行的grandaddy我都買齊了,但手邊卻都只有殼子。這樣的結局也很適合它,一個因為團長養不活其他團員而在最後一張專輯發行前宣告解散的搖滾樂團,似乎是怎麼樣的結局都無所謂了。

One comment

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会听反复的去听那首summer…it’s gone

by 兔受离离 on September 3, 2009 at 10:42 am. Reply #

Leave your comment

Not published.

If you have 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