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Blog中顯示你yahoo拍賣的商品?

by Wraecca on January 5, 2007

如何在Blog中顯示你yahoo拍賣的商品?我怎麼知道。

至少我還沒看過。

怎麼會沒有呢?

我不是網拍重度使用者,BLOG也摸沒幾個月,很訝異沒見到這類的服務。尤其是之前看到Yahoo奇摩吃下無名小戰的新聞,第一個想到的就是Yahoo網路拍賣與wretch blog的整合。難道是根本沒這需求、是我不切實際嗎?

google廣告都爬滿各大blog了,結果blogger們竟然沒想到要廣告自己的商品?而網拍的重度使用者,難道也沒有想過藉由blog行銷?也許這是因為我不熟悉網拍的環境所致,但動手搜尋起來,這兩者之間的關聯應用似乎還一片空白。

若blog上可以像hemidemi的blog工具或是flickr的blog this那樣,將blogger在網拍上的商品顯示在sidebar,或許是自訂格式、隨機顯示,讓每一個blog都像是個人小商店,以廣告或直接透過blog進行下標這樣的形式呈現,讓網拍上的買家更深入的了解賣家,blog的讀者也能和格主作進一步的交流,逛起blog來也許會更有意思(當然也有可能過度商業化到很糟糕的地步),畢竟每個blog都是活的,至少比起網拍帳號上的評價點數有生命力多了,每個商品也都會有一段故事,真正成為一個品牌blog。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成為Otaku的不良少年

by Wraecca on January 3, 2007

我老弟大約在一年前開始接觸日本動漫文化之後,中邪似的醉心於此。不久之後,他的房間便成了這副模樣:

舍弟的書櫃

我弟說他沒有戀童癖

聽說還可以換衣服 歡迎加入日本廢柴協會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里長徵才:需年滿 23歲,免保證金。錢多事少離家近,保證無老闆

by Wraecca on December 28, 2006

繼之前的「投票也要做功課–台北市議員分析調查」之後,很快的又到了交作業的時刻,這一次是里長選舉。

里長!?

活了二十幾年,從來沒聽過有誰去投票的。沒收到相關公報,不知道候選人是誰、投票所在哪,甚至連幾號投票都不知道!還好有網路。我興致勃勃的展開搜索,結果「里長選舉」的相關資訊竟然貧乏的可憐。

正有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感慨時,在Hemidemi看到這篇「為什麼我們需要里長?」,才發現這問題更讓我感到興趣。

於是,這次公民作業的主題便成了尋找「里長的意義」。我一邊在google爬資料,一邊把問題丟給了2006年時代雜誌的風雲人物:鄉民,ptt的politics板,很快就有了回應: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Flea的創造力練習法

by Wraecca on December 17, 2006

在整理電腦中的舊資料當中翻到一篇不知從何而來的舊文,唯一確定的是這篇非我所翻譯。很有趣,不愧是Flea(Red hot chili peppers當家bass手)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你最想看的十個live

by Wraecca on December 17, 2006

前一陣子看到「你最想看的十個國外樂團」討論串,一直忘了寫個自己的名單。實在沒辦法只寫樂團,便稍微改了一下標題:

  1. And you will know us by the trail of dead:請務必要推倒大鼓!
  2. Radiohead:Thome York最好當場瘋掉。
  3. Arcade fire:我應該也會帶一粒Tom跟著敲打
  4. Bob Dylan:趁狄倫伯還活著…
  5. Keith Jarret:要忍住,千萬不可笑出來
  6. Steve Gadd:膜拜
  7. 椎名林檎:當作看戲
  8. Slipknot:可能會被煽動到殺掉旁邊的人
  9. Limpbizkit:見識一下毀掉woodstock的威力
  10. Tool:太神祕了,網路上幾乎找不到能看的live

遺珠…大概就是怎樣都無法看到的自己吧!

綠黨不是民進黨-史上最醜貼紙

by Wraecca on December 13, 2006

綠黨不是民進黨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綠黨串聯,Web0.1的政治

by Wraecca on December 8, 2006

身為認同綠黨理念的選民,看到這樣的串聯活動受到廣大迴響,有些感慨。
台灣似乎還是習慣於單向、被動的接收資訊,一窩蜂的往前衝,像是給馬眼罩蒙住了雙眼,筆直往前衝。

我看到的現象是這樣子:許多人注意到了blog的支持綠黨串聯活動,頓時好奇心起,被引述的幾句話迷住了,連參選人的政見、甚至長什麼樣子都還不知道,就匆忙的把「我投綠黨」給貼上自己的blog,深怕慢了別人一步。

這樣和豬小草自己說的又有什麼不同呢?

豬小草說:『我相信,沒有人會痴心妄想地認為說只要綠黨這三個候選人當選了,台灣的政治生態就要徹底改變了。但問題是,如果我們只是因為自己心裡「不甲意輸的感覺」,所以抱著「資源回收不浪費」的心態把票按著身分證字號、按著電話號碼、按著小組長的指示把票投給「黨部」分配好的候選人的話,那我們又怎能奢望台灣的政治生態有改變的一天?』

同樣「不甲意輸的感覺」,只是轉身面對國民兩大惡黨。有太大的不同嗎?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