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墓人

by Wraecca on August 12, 2008

最近一直見到屍體。
刑場

橫屍公路

雖然時常開玩笑說「回到家最要緊的第一件事就是試探睡死的皮皮是否還有呼吸」,但當她真的長眠之時,我卻一點都不能接受死亡。

遺體的模樣,和平日熟睡並無二致。有時候,我會趁她熟睡的時候突然放聲大吼的叫醒她,看她睡眼惺忪卻又慌張的爬起身來,好像在說「哪裡、哪裡發生火災了嗎?」。

那天,下午原先要去醫院探病,早上卻接到母親痛哭的電話。到現在還不知道當初送她到醫院的決定是否正確,總之,很遺憾的,她在冷冰冰的醫院中結束了苦難。到了醫院,她已經很委屈的被放進了紙箱,體溫猶存。我們載她到了火化之處,那裡像是一個令人害怕的廢棄工廠,工作人員面無表情的處理著例行公事,把屍體推進了焚化爐之類的東西,碰的一聲闔上蓋子,將皮皮密不透風的給關了起來,再使勁轉動一些開關與按鈕,於是機械開始咆哮,迎面襲來一股熱風,我的汗和淚水全都分不開了。

隔天,決定了埋葬地點,我一大早開始挖墳。想要勞動一整天,讓自己腦袋簡單點,可惜只挖了一個多小時就差不多完工了。汗水一滴滴的落在墳上,挖著挖著,想到了Gravedigger這首歌:他要求掘墓人別挖太深,好讓他可以自在的感受到大自然的風和雨,於是我停手了。

若是給我看到有死狗給我亂挖皮皮的墳,就把牠一起埋進去陪葬。抱歉,我現在很討厭狗。

One comment

[...] Broadcast « 掘墓人 [...]

by 找不到狗主人就煮來吃了 | Wraecca on August 24, 2008 at 12:45 am. Reply #

Leave your comment

Not published.

If you have 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