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庫斯之實況死老鼠

by Wraecca on July 3, 2007

在出發之前才聽到有關司馬庫斯路況惡劣的傳聞,此番上路,還真不假。一路上不乏因路窄而放棄的休旅車與受限於馬力而無法攻陷險坡的轎車,只是當我開到深處,親眼見到遊覽車從峭壁旁的髮夾彎從容轉出後,馬上體認到何謂「只要相信自己,沒有不可能的事情」。

也是在徒步前往神木區之後才覺得開車上山並沒有那麼險惡,人走的路似乎更可怕些,尤其是在下雨天並且穿著夾腳拖鞋。喜歡挑戰與體驗極限的朋友請務必要挑雨天前來,享受在泥濘的山路當中隨時會被拖鞋害死而滑落山谷的刺激感。

一失足成千古恨

最軟腳的自然是坍方路段。那片碎石坡,整片地質都是一碰就碎的頁岩,路不成路,坡度差不多要超過四十五度。旅人們緊抓著釘在一旁的繩索緩步前行,一聲也不敢吭,只怕打個噴嚏這片山壁就要垮了。若是失足滾下去也不會有任何阻礙,通往山底的溪流之路一片光禿,沒幾秒應該就可以下山。

下山最快的辦法

出外旅行,時常有機會和萍水相逢的原住民同歡烤肉、把酒高歌,他們的熱情在下並不陌生,只是這一次,好像不太一樣。司馬庫斯雖然險峻,但已然成為了著名的觀光景點,規劃完善、制度健全,有固定的導覽解說,完整的旅遊資訊,妥善運用每一份空間的住宿環境,甚至連餐飲都統一處理,即使在深山裡也絲毫沒有不便,這令我頗感惋惜。

當然,他們熱情依舊,只是難免多了一點距離。

當什麼事情都準備的妥妥當當時,旅行好像就變成了觀光。或許是因為這裡的朋友們有著不該屬於他們的煩惱吧,又或許,純粹是我太累了,累到吃完晚餐很快的就睡死,也錯過了許多進一步交流的機會。

既然沒有好好認識一下原住民朋友們,敝人就開始找小鬼頭開刀。倒也不是如此,實在是他們的遊戲太吸引我了。先是看到他們在把玩一頭老鼠,在下甚感好奇,便問這是活是死,小鬼們笑而不答,此時的他們還是有禮的靦腆王八蛋,直到野性逐漸浮現之後,便開始瘋狂的玩起了死老鼠。拿來當棒球打,傳接、揮棒;拿來當籃球丟,投籃、可是不能運球;拿來嚇人,丟到賤內身上。

傳接死老鼠遊戲

這老鼠也不知怎麼捕的,身上毫無傷痕,儼然是一副裝死樣,只是被這樣玩的,活的也給玩成死的了。好幾次屍體重重的打在籃板上,他們也難得慌張而小心的撿起來,仔細檢查傷口,好像是什麼寶貝似的。我不明所以,直到一旁的小朋友開罵才明白。

「不咬丟哪摸用力,灣賞嗨咬吃,誓師屋!」

兩好三壞滿球數

4 comments

怎麼那老鼠看起來好像是黃鼠狼………..

by Durex on March 18, 2008 at 12:14 am. Reply #

版大你好 小弟潛水以久 第一次留言
我快笑死了 是食物勒

by 俄亥俄 on May 15, 2008 at 11:22 am. Reply #

你好,歡迎上浮。很厲害,看得懂!

by Wraecca on May 18, 2008 at 8:25 pm. Reply #

我笑了!!!

by 瑪莉O on July 22, 2009 at 7:32 pm. Reply #

Leave your comment

Not published.

If you have 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