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畜牲

by Wraecca on January 10, 2007

Musing

1998年的春天,有個國一生在月考前一個晚上在家門口遇見一隻流浪狗。他弟弟也在門外,和那條有點臭的狗兒玩成一團,是隻coka,十幾年前寶露罐頭廣告中耳朵在空中飛揚的那種小獵犬,黑白相間,眉宇上各點著一小撮褐色斑點,那國一生的媽媽在外頭撿回來的一條野狗。兩人沒有鑰匙,在門口等著他們媽媽回來,一邊和這隻活力十足的流浪獵犬在地上不停翻滾,從此就結束了牠的流浪狗生涯。

他們給了牠一個很俗氣的名字:皮皮,皮皮不愧是隻獵犬,放開繩索飛奔起來誰都追不上,看到會動的東西就像貓一樣、瞬間撲過去,一度成了家中的蟑螂殺手。牠身手矯健,時常趁家裡無大人時偷偷躲進被窩裡冬眠,當然有時候也會在晚上被家裡的小鬼頭抓起來藏在棉被裡睡覺。牠對網球特別敏感,甚至還會凌空接皮球,我們懷疑這是隻被棄養的貴族狗,是不是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神祕過去。

牠曾經很兇狠,除了家人之外一概是猙獰以對,但在窩裡只顯得溫馴,從未對家人露出兇相,家裡年紀最小的么弟最喜歡用嘴巴將牠鼻子給含住吹氣、嘴巴就隨之鼓起,簡直是虐待動物。牠還有些很蠢的反應,不停的呼喚牠名字會發出接連的狼嗥,家人之間若有人大聲吵架、牠會很生氣的大吠,儼然一副秩序維持者的模樣。

也許是流浪過吧,牠不僅不挑食,而且食量驚人。基本上,牠吃的和人類吃的沒有什麼不同:洋芋片、冰淇淋、辣椒、豬排甚至是炸雞腿,牠沒有沒嚐過的,可以說是人狗一人一口,長年下來皆是如此。再加上每個家人都不知道在忙個什麼勁,沒有固定帶牠外出散步習慣,不知不覺,牠從小獵犬肥成一頭小乳牛了。

看看那駝肉

這是很糟糕的飼養動物方式,不幸的是一切都太遲了。雖然在外頭流浪的狗兒的確令人不捨,但人們照料動物的方法卻時常依循著人類的思維,不勤做功課,一廂情願的認為狗兒正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實在是畜牲。

牠逐漸沒有了喜怒哀樂,時常發呆,不再發出聲音,一副很憂鬱的模樣。矯健的身手已不復健,別說是接球了,連爬個階梯都時常跌倒,更不可能跑步到耳朵飛揚。牠一步步的化為一尊石像。

十年前的國中生、2007年的在下眼看著就要大學畢業,而皮皮歷經幾次大病的折磨後僥倖存活至今,但人為造成的傷害已不可避免。
幾個禮拜前牠腳掌生出一塊肉瘤,還以為是舔開肉墊後翻出來的傷口,折騰了幾天後帶去檢查,沒想到竟是淋巴瘤。做完更徹底的檢查後,更診斷出三處體內腫瘤、白血球過高和尿毒症,怎麼看都像是癌症。再加上過去曾經輕微中風、白內障近乎全盲和心絲蟲造成不可逆的傷害,皮皮一身的病痛,不知道牠其實是不是活的很痛苦?平日顫抖的身體,是不是根本非低溫所致?我所幻想出來的愉快回憶,是不是根本就是一廂情願?

再過幾天要去做切片檢查,若真是惡性腫瘤,皮皮也那麼老了,實在不忍心要牠開刀。牠的生命,卻什麼都不能自己決定。我只希望牠能別再被病痛折磨了。

但如果可以的話,我真希望牠可以恢復成以前那樣,可以為了提醒我們夾在門縫間的皮球而不停的吠,而不是連球在哪兒都看不見;可以抱起來原地轉個十幾圈再放下來暈的跌跌撞撞,而不是放下來之後大便失禁…

而這些都是我們害的,幹。

再讓我和你玩一次球吧。

帶一個瞎子來看海

Leave your comment

Not published.

If you have 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