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月入百萬的命。」

by Wraecca on June 29, 2007

如果友誼可以量化,最快的方法大概就是搞傳銷吧。

一個月前,一位大學朋友Y向我不停邀約,說是有什麼合作的機會、賺錢的case,問是何事,卻又神秘兮兮,非要當面談不可。讀商學院的他很自然的令我聯想到是否要參加什麼創業競賽,但故作神秘的姿態其實很令我惱火,就這麼推拖了好些時日。直到前些日子,大概是染上了畢業的傷感吧,我也剛好有空,便依約前往。

沒想到竟是直銷公司的說明會。

我活像個流浪漢似的,長髮披肩、一臉鬍渣,穿著沒有內褲的海灘褲和夾腳拖鞋,望著屋子裡西裝筆挺的其他人,我覺得自己來錯了地方。真是個令人作嘔的組織,成員大都是學生和研究生,人手捧著一本標榜著財富、成功的勵志書籍,彼此互相以XY姐相稱,不時的握手大喊「成功!」「成功!」「成功!」,氣勢嚇人,眾人信念極強,活像是宗教組織。

一直到説明會展開之後才發現這是一間直銷公司,其實早該看出來的,只是從未參予過直銷說明會的我實在遲鈍,又一直不相信這位朋友會向我宣傳些什麼。Y同學也是位鼓手,大學期間曾經和他攜手擔任共同總召辦了一場連續兩天的音樂活動,合作的經驗很愉快,絕對相信他是個徹頭徹尾的好人。直到現在,我也相信他是發自內心對自己的產品感到信心十足。

所以就算我斷然拒絕了,也依然信守諾言,不對外聲張它們直銷所採用的神祕、激發好奇的策略。

在痛苦的說明會之後,眾人各自將自己的下線帶開,Y同學也開始熱切的向我詳細介紹,而我已經有點受不了了,氣氛實在噁心。他看我毫無興趣,便使出了絕招,我得承認,這招很有效。他請出了一位女孩子。

啊,真可愛

望著她專注著解釋的眼神,那閃動的明眸,我好像被催眠似的,差點就要簽了下去,真是太可怕,根本就是富江。幸好寡人趕緊閉上雙眼運氣吐納、打坐入定,阿密佗佛,善哉善哉。

清醒之後,敝人隱約看見這位可愛的女孩子背後堆積著數不盡的好人怨靈,無奈在下已經沒有餘力去超渡了。

南無。

7 comments

你該不會就這副模樣去參加說明會吧:http://www.hollywoodgrind.com/2007/06/28/benicio-del-toro-looking-hot/

by 宋胖 on June 29, 2007 at 11:38 pm. Reply #

我沒有那麼帥、毛也比較少!

by Wraecca on July 3, 2007 at 4:21 pm. Reply #

沒圖沒真相啊,叭叭!

by Derek Hsu on September 30, 2007 at 3:14 am. Reply #

直銷人的險路
文 / 鄭春鴻

 中國大陸最近把所有外來的直銷業統統逐出中國,一聲令下,方興未艾的直銷人哀鴻遍野;全球直銷業的龍頭之一「安麗」公司被迫破天荒在大陸設立店頭,變成一般企業。改革開放以來,大陸這一次對外商如此無情地開刀也是破天荒的。
 大陸把直銷業驅逐出境的直接理由是這種多層次的傳銷擾亂市場經濟;而其所以對直銷人趕盡殺絕,拙見恐怕在於耽心這種號稱下世紀行銷主流的新的交易型態將無法控制地「擾亂人心」,影響共產黨「為人民服務」的品質,進而打破金觀濤和劉青峰筆下的所謂「超穩定結構」;至於怎樣箇擾亂人心呢?個人另外有一個大膽的推測,其最大的深層基礎或許在於共產主義對於宗教的基本看法。
 照恩格斯的講法,一切宗教都不過是支配著人們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在人們頭腦中的幻想的反映。馬克斯主義認為,宗教是人類社會發展一定階段的歷史現象;包括宗教信仰、宗教情感,宗教儀式與組織,終究是要滅亡的。一個抱持這種宗教態度的共產黨員一定會很敏感地發現直銷人像極了宗教狂熱者。

 台灣稍有消費能力的人,幾乎沒有一個沒碰過直銷業者的,家裡仔細瞧瞧也都或多或少有半推半就從直銷業者手上買進的瓶瓶罐罐。直銷人像極了宗教狂熱者,只是前者別有居心,後者毫無所求。
 一開始,直銷人對於所推銷的產品可能不那麼有信心的,在他被灌輸如何促銷產品的同時,也可能還有半個消費者的心情,對產品半信半疑。Remington公司的總裁維克多.凱姆(Victor Kiam)說:「你無法銷售連你都不想買的東西。」當他逐漸愛上他的產品,同時開始在顧客或下線的面前進行遊說時,他於是進入向他人催眠同時自我催眠的狀態。為了達成任務,他必須動之以情、曉之以義、誘之以利、導之以術;開始他要避重就輕、自圓其說;漸漸地他就真情流露、理直氣壯;同樣的台詞講上一萬遍之後,他終於將直銷產品視為宗教,信奉不渝。
 宗教本是善意的,但是當宗教被當成產品時,宗教的本質就不見了,宗教只剩下一件討人喜歡的外衣。
  根據統計,台灣正在營運中的多層次傳銷公司已達三百家左右, 而參與的社會大眾更是高達兩百三十萬人,經濟不景氣的今天,台灣出現三多:計程車司機多、股票族多及直銷業者多,其中計程車司機兼差直銷也不在少數;股票族兼營直銷更是氣味相投;尤有甚者,台灣軍中士官兵從事直銷,利用職權、製造矛盾,在二代兵力重建之際,已相當程度影響軍人形象。此行業在經濟體系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其可能造成的傷害顯已不容小覷。
 我不是經濟學者,關於這一點我無力置喙,但是我深深地感覺到直銷這個行業對於一個人的人生品質有極大的殺傷力,使我很想用心地去做一些思考。

 您也是直銷人嗎?
 我始終覺得直銷人走的是一條險路,金錢問題還在其次,直銷人走的一條人生的險路。直銷人像是中了巫蠱一樣,把自己的魂魄交給作法的巫師,這樣地說話來也許過重,但是卻有不得不言的苦衷。
 直銷人最大的人生障礙是將自己陷於人際關係的絕地之中,其最大的關鍵在於他讓朋友搞不清楚他到底是在關心別人;還是在為自己。這讓朋友對於與直銷人說話感到十分煩瑣、困難與痛苦。我特別感到憂傷的是,受害最大的還不是他的朋友,而是直銷人自己。一個直銷人在爬上金字塔頂端的路程上,自己也越來越搞不清楚自己是在關心別人?還是在利用別人,這樣群己關係認知上的失衡,將逐漸地使直銷人失去關心別人的能力;甚至失去接受別人關心的感受力。這是十分可怕的災難啊!
 這種憑藉原本以真情在他人身上累積的信任,不經意地來瓦解別人的心防以取得利潤的做法,是空前的;也是毀滅性的。
 傳統的商人擺明的就是要賺你的錢。他為了賺錢可以為你跑腿,可以為你扛重,可以為你搥背、陪笑、賤踏自尊,甚至像保鏢公司可以派人貼身跟著你,隨時準備為你去死。他替你做的所有勞務,你知他知,目的都是為了金錢。直銷的發明顛覆了這樣的關係。直銷人為了賺錢可以為你跑腿,可以為你扛重,有時也可以為你搥背、陪笑、賤踏自尊,但是他要你了解的是「我們的關係不同」,我是關心你、替你盤算的。
 更令人感到不知所措的是,直銷人不單以銷售產品為目的,隱藏在他心裡的最大目的是「為你(當然也為他自己)創造更有希望的明天」,想把你吸收為下線。
 Wal-mart Stores 的創辦人山姆.華爾頓說:「老闆只有一個:顧客。他可以只藉著把錢花在別處,來開革公司內的董事長及他底下的每一個人。」(There is only one boss: the customer. And he can fire everybody in the company, from the chair man on down, simply by spending his money somewhere.)這種老富翁的箴言,在直銷人眼中是一團穢氣。直銷人也相信顧客確實是唯一的老闆,但是他們相信只要我的網佈得比別人密,那麼這顧客不是把錢花在此處;便是把錢花在彼處,而這此處彼處,可處處都是我的下線,利潤終歸要落在我的乾坤袋。
 我們常在公寓大樓或辦公室看到推銷員免進的告示,原因不一定是我們不喜歡被介紹新產品;而是我們身邊還有別的事要做。一個信基督的人不可能天天上教堂,並不表示他要背棄上帝,而是他除了敬愛上帝之外,也必須盡俗人的義務。當你發現你住的公寓大樓或辦公室裡大家全都是推銷員,他們天天關心你的膽固醇、每次見面都告訴你靈芝和鯊魚軟骨有多神奇,而最後你終於發現只有自己是唯一的消費者時,這是什麼滋味呢?當一個二十年不見的小學同窗忽然打電話給你,你們在電話線上陶醉在兒時筆硯相親、晨昏歡笑的時光;末了你卻發現原來老同學打電話給你是為了把你吸收為他的下線,對你進行終身的奴役時,你又做何感想?對付一個暑假登門前來推銷報紙的大學生,你只要花三百塊錢訂他一個月的報紙,他就會生生澀澀、笑顏逐開地離你而去,你也有做好事的感覺;但是對付直銷人可沒這麼輕鬆,買了他的東西只能塞他的牙縫;非得要你把自己賣給他;他才能「余願足矣」。

 我對直銷的老祖宗是十分佩服的,他的聰明可以統治全球,相對地,也可以毀滅全球。直銷的理論幾乎完全掃蕩了行銷所服膺的金科玉律。它對傳統行銷第一個顛覆的就是「廣告」的價值。
 著名的傳播學者馬歇爾.馬克魯漢(Marshall McLuhan,1910-1980)說:「宣傳是廿世紀最偉大的藝術型態。」(Publicity is the greatest art form of the 20th Century.)
「做生意而不登廣告,有如在黑暗中對女孩子使眼色:你知道你在做什麼,但其他的人卻不知道你在做什麼。」這些話在廣告界耳熟能詳。然而在當今廣告成為市場顯學,舉世沒有人敢懷疑廣告的影響力時,只有直銷人敢視廣告為無物。他們對於廣告想要靠幾條美女大腿就賣掉十貨櫃的絲襪嗤之以鼻;他們竊笑廣告假設特定閱聽大眾都有同樣的資訊感受力,根本是大膽而幼稚的。
 這個發現毋寧說是革命性的。
 事實上廣告的魅力確實是十分有限的。一支在美國十分打動人心的球鞋廣告拿到台灣播出,台灣人可能看了半天不知到他們在賣什麼;開喜奶奶賣烏龍茶的品味,大陸同胞可能無從移情而產生共鳴。
 直銷人找到廣告史上最具說服力的廣告明星,這人不是別人,正是你和我。直銷人挖掘到市井小民無窮的魅力。
 還記得嗎?或許您曾經接到一種具名善心人士的信,告訴你收信後要照抄十份,在廿天以內寄給十個朋友,如此你將會邀來福報;倘若沒有照辦,就會遭受橫禍。當時我們年紀都還很小,第一次收到這種信時心裡難免有點恐懼,於是很快地照辦。
 當你決定照辦時,問題來了,這信寄給誰呢?你大概不會馬上想到要寄給蔣中正,因為對你而言,他不過是你教室後面的一張「玉照」罷了,不像個真人。你會跑到巷子口小龍的家門口偷偷地抄下他家的門牌住址來;你會翻開小學的同學錄找到昔日的玩伴阿香阿秀的住址來,湊足了十個,就這樣把信寄出去。
 你是想害小龍阿香阿秀跟你一樣也心生恐懼嗎?不是的。他們都是你的好朋友呢!此時你心裡是想著:那信上不是說嗎?如果照辦的話,會邀來福報的,你是在幫助好友走好運啊!更何況在他們走運的同時,也可以為你消災,這也是身為好友的他們所義不容辭的啊!
 直銷網絡的舖設有點類似這種信件遊戲,只是發出匿名信的人對於收件人無所求不多;而直銷人對銷受對象及其下線卻別有拘心。如果直銷人也可以匿名為善心人士,我想他們會很樂意這樣做的;如果小龍阿香阿秀早知到直銷會改變他們如此巨大,他們也許會寧願只收到那種僅止於紙上威脅利誘的匿名信,頂多花幾塊錢郵資,說不定還真能行大運。但是,偏偏大家都沒這麼那麼走運:直銷人不能只寄匿名信,而非得粉墨登場搖身一變成「善心人士」不可,他一開始可能扮得沒那麼自然,但久而久之,臉譜戴久了竟然拔不下來;小龍阿香阿秀也沒那麼好命以小錢博大運,等著邀來福報。

 直銷人的推銷術約略可區分為三部曲。
 第一是教你省錢。
 破題兒這一點幾乎沒有人抗拒得了。不是嗎?誰不想省錢呢?即使一個爆發戶的太太在她先生面前展示剛買到手的貂皮大衣,她也喜歡嗲聲嗲氣地宣稱這是打折買的,她可是替爆先生省了錢呢!市井小民為了省錢當然更是不遺餘力;在倉儲一次買廿卷軟片,為的是省錢,哪怕他半年也拍不完一卷。為什麼你要讓高清愿、吳耀庭賺錢呢?統一超商、大統快速架子上所有的東西,我都有賣,自己做直銷,把廠商原本花在廣告上的開銷折下來,即使不能慫恿別人買,自己買也省錢不少呢!
 第二是教你賺錢。
 省錢雖然已經是另一種形式的賺錢了,但是畢竟只是少花錢,口袋並沒有進帳,要把別人的錢賺到手才算數。關於賺錢,直銷的祖宗給了他的後代非常堅實的心理建設,這個建設十分具有「正義性」與「道德性」。試想,你的下線不是你的父母,就是你的親朋好友,如果你賺他們的錢像啃骨頭一樣,那還像個人嗎?於是老祖宗告訴你,你這不是賺他們的錢,而是替他們省錢。你甚至可以告訴親友,我一塊錢也沒賺,我只在累積業績,這跟你無關;即使我賺到錢,也是賺到你原本必須為產品攤付的廣告費。這種像做好事一樣的賺錢術你看有多麼斯文而有良心啊!巴爾扎克(Honore de Balzac,1799-1850)說:「在每一筆巨大的財富背後,都有一種罪惡。」老祖宗為了要你的直銷事業永續經營,早就給人一套哲學,讓你賺錢賺得完全沒有罪惡感。
 第三是教你花錢。
 這教你的不是怎樣花錢才能獲致幸福的哲學;而是把錢花掉。不是嗎?錢如果沒花,怎麼會知道錢有多好。「你有Dream car嗎?你有 Dream house嗎?」你有。誰沒有呢?直銷會讓你美夢成真的。當你因直銷而賺到這麼多錢的時候,直銷除了讓你買了Dream car、 Dream house還讓你製造更多的夢,這些夢的特質是沒有特別崇高的理想性、只有無限的物質追求,它似乎早已遠離幸福,它變成奴役人生的一筆筆債務。從此實現「夢想」變得像償債一樣的痛苦;這樣的人生還能過嗎?
 什麼產品適合做為直銷推廣的產品呢?理論上小至牙刷,大到靈骨塔都可以直銷;但是它有一些典型而長銷的策略,直銷的老祖宗也早就設計好了。這些產品而策略只有一個:讓對推銷的對象不容易一口拒絕的東西。
 第一類典型的直銷產品是日常用品;比如洗髮精、清潔劑。一般人極少在這些家庭雜物上特別忠於某一品牌,因此實在找不到不買的理由。第二類典型的直銷產品是可有可無的產品;比如:俗麗的電子錶、飾物。第三類典型的直銷產品是有爭議的話題產品;比如鈣離子水生成器、電磁波按摩機、維他命、靈芝等大量的健康食品,這是直銷產品的大宗,吃了用了不見得有效果,但也死不了人。
 儘管你很難當面拒絕直銷朋友的產品,但所謂「循名實以定是非,因參驗而審其言」,久而久之,你可以選擇儘量少跟他碰面,或是碰了面少說話,或即使非得說話也要話留半句,免得讓他有機可趁,熱情服務。

 直銷人所以走在人生的險路,是因為他們始於典當自己長久以來在友朋身上所累積的信任額度,終於放棄豐富多樣的人際關係,將自已孤立於錢字這條路上,就幸福的品質而言,這是相當划不來的。
 直銷人因為成天都在銷售線上下其手,不知不覺地就語言乏味,生活材料貧瘠;而友朋因不堪騷擾,也都避之唯恐不及,即使無所逃者,也只能彼此哼哼哈哈、言不及義。直銷做久了,雖說賺錢不少,但心靈的創傷與空虛是不足為外人道的,此時有一部分的人便再也幹不下去了,他們掙脫出繭牢,趕緊去接受友情、親情的滋潤,重新恢復人氣。倘若要硬撐下去,則只有一種組合可以「永續經營」───直銷夫婦檔。這是直銷業發展的基石,也是老祖宗設下的宗法。當所有的親朋好友都離你而去時,只要還有夫妻相依相偎,彼此舔拭傷痕,砥礪明天再起,則或有可為。我們可以在各種直銷英雄榜看到,在直銷業金字塔「名列仙斑」的幾乎都是夫婦,極少個人。可見這種非常事業必須要由革命鴛鴦形影相隨才能越走越遠──越走越與人群漸行漸遠。

 直銷基本上已經完全推翻了企業倫理與社會責任。產品不透過廣告而由一個人一個人地口耳相傳,缺乏宣示性的責任擔保誠意;企業沒有店頭,只憑諾貝爾獎經濟學得主密爾頓.佛立得曼(Milton Friedman)說:「在自由社會裡,企業只有一種社會責任:那就是使用它的資源並增進利潤。但這樣的活動必須受到遊戲規則所規範,這也就是說企業必須在不運用欺騙或詭計的前提下,從事開放與自由的競爭。」換句話說,追求利潤是企業的天職,一個不賺錢的事業,本身就是一種罪過,因為它無法為員工帶來基本的生活與起碼的尊嚴。「每一個人都靠出售某些東西為生。」(Everyone lives by selling something.)賺錢不是壞事,但是要賺得自在而快樂,便要讓自己「正名」,了解自己在追逐什麼,並檢視在追逐的途中,是否遺落某些以後喚也喚不回的東西。希臘船業大王歐納西斯(Aristotle Onassis,1906-1975)在晚年時曾感慨說:「超過某一點,金錢是毫無意義的。它不再成為追逐的目標;而真正重要的是追逐金錢的遊戲。」
 人生好玩的遊戲有千百種,單單只玩一種,不會很無聊嗎?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也讓別人看到自己在做什麼,這恐怕是直銷人很難面對,卻是自我救贖的唯一藥石呢!

by 橋 on October 1, 2007 at 12:27 pm. Reply #

Derek,真相就隱藏在這裡。

沒想到這家公司被媒體大肆報導,可惜不認識喊出「台灣人需要健康」這句口號的烈士。好棒的Slogan啊!

by Wraecca on October 4, 2007 at 5:16 pm. Reply #

請問你接觸的是哪一家直銷阿?
並不是每家直銷都像你遇到的那樣唷!
不過像你上面說得那種,我也有遇過!
不過環境很好的我也有碰過!
我覺得直銷本意很好
重點是看人看團隊!

by Alvy on October 26, 2008 at 11:49 pm. Reply #

what a nonsence article.

by Anonymous on June 11, 2009 at 8:06 pm. Reply #

Leave your comment

Not published.

If you have one.